“姐,你有尝试过了解慕瑶吗?如果你有,你就不会直到今天还对她怀有这么深的成见。”

  陆景琛踏进院子,看到陆清坐在院子里独自仰望苍穹的场景。

  她那么瘦。

  坐在轮椅上好像立马就要被风吹跑似的。

  所有指责的话到嘴边又变成了劝说。

  “景琛啊,你看今天这轮日出,像不像我们刚踏进陆家那一天的场景。”陆清指着天际一轮红日,缓缓开口。

  没等陆景琛回答,又继续。

  “那时的我们第一次踏进陆家,惊讶于它的豪华,雄伟。那时候我就发誓,一定要留在这里,再不回到过去那段吃不饱饭的日子。”

  “姐,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。就算没有陆家,没有桓盛,我一样可以让你过上好日子。”陆景琛不了解陆清对陆家的执着。

  “可是爷爷呢?他已经老了,你是他唯一的孙子,离开陆家。你对得起爷爷,对得起我那么多年的牺牲吗?”陆清终于收回目光。

  两眼直视着陆景琛,像是要把他看穿一样。

  陆景琛如果选择慕瑶,毫无疑问,肯定会被有心人利用,失去现在的一切。

  慕瑶不能生育,陆家是绝对不会允许一个没有后代的人,继承陆家所有的。

  不然,陆老爷子也不会费这么大力气找回他们俩人。

  “继承人真的就那么重要吗?”

  陆景琛反问。

  “如果是,为什么四年前,白秋水失去肚子里的孩子时,我让你隐瞒消息,然后随便领养一个小孩当继承人,你却不肯?”还用双腿威胁他不得不跟慕瑶离婚。

  陆清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话,而是顺着问了一句。

  “慕瑶真的就那么重要吗?就算她一辈子不能生育,就算她水性养花,就算她心里没有你,你也要跟她在一起?”

  “姐,我说过,不要在我面前说她任何不是。”陆景琛的语气突然就冷了起来。

  “呵呵。”

  陆清笑了。

  “行,我不说,我什么都不说。你来说,你今天来找我是为了什么?兴师问罪吗?没错,视频是我拍的,也是我放出去的,你想怎么处理,你说吧。”

  “这是最后一次。姐,如果还有下一次,我会离开这里,离开陆家。”陆景琛语气郑重,不像是开玩笑。

  “你只会用这个威胁我吗?”陆清瞳孔骤然睁大,声音也变得嘶哑起来。

  明明,以前那么听话的弟弟。

  怎么在遇见慕瑶后,一切都变了呢?

  “不是威胁,是提醒。姐,取消订婚仪式,我是不可能跟白秋水订婚的。”

  “不行!”

  陆清态度坚决。

  “所有的请帖都已经发出去了,所有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,不可能取消。白秋水是白振凯的女儿,是你再合适不过的伴侣,况且,她因为失去那个孩子,身体受到不可挽回的损伤,你必须……”

  “又是这种话,四年了。姐,这些话我已经听够了。”陆景琛不耐烦地打断她的话。

  “当初代孕的人是你找的,代孕的事也是你一手在处理,我对这一切毫不知情。这四年来,我对白秋水已经算是忍至义尽,她怎么对外……”

  “你毫不知情?难道说代孕一事不是你同意的?你不同意我会出去找人?”

  s..book5431526272973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带崽离婚后,冷冰冰前夫哭求复婚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