进来的姑娘唤作玲珑,是慕瑶昏迷前遇见的那位李大婶的女儿。

  慕瑶昏迷后,便是她跟李母一起将两人送去了村里的医馆,找了村里唯一的医生,古老爷子。

  慕瑶身上的伤是轻伤,只是膝盖有些严重,古老爷子看过后,清洗了伤口,又涂了些药,并无大碍。

  李母便将她抬了回来。

  而被她一路拖过来的陆景琛就比较严重了。

  他全身上下全被荆刺刮伤,没有一处完好的皮肤,大腿还受了枪伤。

  古老爷子费了不少功夫才将子弹取出来,可又因他失血过多,到现在还躺在医馆里昏迷着。

  生死未卜。

  “小妹妹,你带我去找他好不好?你带我过去,我想知道他怎么样了?你带我过去,好吗?”听到这里,慕瑶一把抓住了玲珑的手,求她带自己去见陆景琛。

  她一路拉着他走过来时,心里其实是惧怕的。

  她看到他流了那么多血,她怕他坚持不住,她怕再也见不到他……

  正说着。

  门被推开了,李母端着一碗粥走了进来。

  “小姑娘,跟你一起来的那位小伙子已经没事了,只是失血过多,还在昏迷着。古老的医术很不错,你把心放到肚子里吧。”

  听到这里,慕瑶心里松了一口气。

  她看着李母,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。

  “谢谢你,李大婶。”

  如果不是她们,她和陆景琛肯定已经死在这荒山野林了。

  “没事,不过是举手之劳,小姑娘,你刚醒来,先喝点粥吧。”李母将手中的粥递了过来。“等喝完粥,天亮了,让玲珑送你去医馆。”

  听到这里,慕瑶点了点头,乖乖接过粥喝了起来。

  玲珑出去了,过了一会儿,她推着一把竹制轮椅走了进来。

  “姐姐,等下你就坐在这上面,我推你过去。”

  慕瑶吃完东西,在玲珑的搀扶下,坐上了轮椅,去了医馆。

  说是医馆,其实也不过是一处普通的民户。

  里面住着一位老中医,姓古。

  古家村的人都唤他古爷爷,他是这里唯一会医术的。

  村里人有个什么小病小痛的,都是来他这里问诊的。

  他也不收钱,只是村民偶尔会给他送一些吃食来。

  他收了一个学徒,名唤大山,是玲珑的未婚夫,两人过几日便要举行婚礼了。

  玲珑一进医馆,大山便递过来几个野果子。

  “我才不吃这个哩,酸死了。”玲珑看着他笑,语气故意装着凶巴巴的样子。

  大山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,跟着她一起傻笑。

  陆景琛就躺在一张木板搭成的简易床上,大腿上的伤口已经包扎好了。

  身上与脸上的刮痕也涂了药。

  只是脸色依旧苍白,唇色干渴得像是要裂开。

  慕瑶看到他安然无恙躺在床上的样子,心里舒了一口气。

  “玲珑,有水吗?你帮我取点来。”

  玲珑做事很是麻利,不一会儿就取了一碗温水过来,还带来了棉签与勺子。

  慕瑶用棉签沾了些水,慢慢润湿他的唇部。

  他嘴唇轻轻动了动,像是渴极了,伸出舌头舔了舔唇角的水渍。

  慕瑶见状,赶紧拿起一旁的勺子,一点一点地给他喂水。

  他渴极了,一碗水很快便见了底。

  慕瑶收回碗时,注意到他大腿上包扎好的伤口,白色的纱布似乎又有鲜血浸了出来。

  她吓了一跳,赶紧让玲珑去请古老爷子。

  s..book5431526489834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带崽离婚后,冷冰冰前夫哭求复婚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