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老爷子是位年过半百的老医生了,他看到陆景琛这种情况,并不惊慌。

  轻轻拆开他腿上的纱布,擦干净伤口四周的鲜血,然后,重新涂了药,这才又用新的纱布包扎起来。

  “帮他清理一下腿上的血迹,还有衣服也要换,不然,伤口很容易感染,涂再多的药也没有用。”

  古老爷子处理好伤口,又交代了几句便离开了。

  陆景琛身上的裤子早已经被鲜血浸得不成样子,血迹干枯,变成硬壳,贴在腿上。

  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,露出里面的肌肤,除了血痕,还有污泥。

  看起来很是狼狈。

  慕瑶心里一阵难受,问旁边的玲珑。

  “玲珑妹妹,你们这儿有他穿的衣服吗?”

  “有的,我妈妈一早就准备好了。”玲珑说着,又出去了,再次进来时。

  手上拿了一套洗干净的男装,还有古老爷子拿给她的药膏。

  “古爷爷吩咐了,这些药膏一天要擦三次,还有这个,是他腿上的药,每隔两个小时就要换一次。”

  玲珑说完,又悉心给慕瑶打来了一大盆温水。

  然后带上门出去了。

  慕瑶试了试水温,拧干帕子,先替他擦干净脸,涂了药。

  然后才帮他褪去上衣,看到他皮肤上大大小小的刮痕时。

  她心中还是忍不住一阵抽痛。

  从山上滚下来的时候,如果不是因为想要护住她,他又怎么会被那些树枝、利刺刮成这个样子。

  只是,他是什么时候受的枪伤呢?

  慕遥一边替他上药,一边努力回想。

  突然想到他不顾一切向自己扑来时,那个时候,独眼的枪声明明已经响起,难道就是那个时候?

  ……

  给他的上身涂完药,换好衣服。

  慕瑶看着他贴在大腿上的长裤,有些犯了难。

  犹豫了一会儿,索性从一旁的柜子上拿来剪刀,直接将他黏在身上带血的裤子给剪了下来。

  然后,拧干帕子,慢慢替他擦拭腿上的血迹。

  很多血迹已经干枯,沾在皮肤上,她用了很大的劲才能清洗掉。

  陆景琛的眉头一直紧紧皱着,却始终没有清醒过来。

  慕瑶替他处理干净腿上的血迹,拿出一旁准备好的裤子,想了想,又放到了一边。

  为了方便以后换药,就暂时不给他穿上了。

  伸手拉过一旁的被子,正准备盖上。

  无意中瞥见伤口旁边撑起的蒙古包。

  她脸色一红,不由得在心中咒骂。

  都什么时候了。

  它还在那里凑热闹。

  ……

  陆景琛做了一个梦。

  他梦到慕瑶同宋宇飞旁若无人地当着他的面卿卿我我。

  他火冒三丈,跑过去一把将宋宇飞揪了出来,左勾拳,右勾拳,打得他满地找牙,不停地求饶。

  他一手搂着慕瑶,从他身旁趾高气扬地走过,可算是出了一口恶气。

  “老公……”慕瑶突然轻轻唤了一声。

  他心头猛地一跳,下意识回头一看。

  就见她一脸媚笑地看着自己,身上还穿了一件近乎半透的纱裙。

  她说。

  “老公,我们好久没有……”一脸娇羞地低下了头。

  他只觉得脑海轰然一声炸开,兵败如山倒,一个翻身就将她给扑倒了。

  s..book5431526490093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带崽离婚后,冷冰冰前夫哭求复婚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