怎么可能?

  “我不要在这里!”

  陆景琛义正辞。

  慕瑶回过头。

  “那你想在哪里?”

  “我要去厕所,你扶着我去。”陆景琛命令。

  慕瑶没好气:“大少爷,这里没有厕所,家家户户都用这个。”

  古家村离城远,很是落后,甚至连电都没有通上,唯一的交通工具还是骡子。

  “这什么破地方?竟然连厕所都没有。”陆景琛简直不可思议。

  “古家村。”慕瑶老实回答。

  “古家村是什么地方?”陆景琛有些好奇,这里的东西看起来都很陈旧,像是有些年代了。

  “你到底还要不要尿尿了?”慕瑶有些没好气。“不尿我就端出去了。”

  “我尿,我尿。”陆景琛赶紧阻止。

  慕瑶看着他。

  他也看着慕瑶。

  两人大眼瞪小眼瞪了一会儿,终于,慕瑶忍不住提醒。

  “那你倒是快点啊?”

  “你出去啊。”

  慕瑶一脸的莫名其妙,又不是第一次看……

  好吧,她也不想看。

  转身出去,还顺便带上了门。

  去厨房看了看,锅里有她中午给他温着的饭菜。

  他一连昏迷了七天,一直只吃些流食。

  所以,她在听古老爷子说他快要醒过来时,便第一时间给他准备了这些普通的饭菜。

  再次进来。

  陆景琛已经躺回床上了,面前的木马桶恭恭敬敬地放着,连盖子都盖好了。

  慕瑶将那些饭菜端去床边。

  “给你留的饭菜,自己吃点吧。”

  陆景琛看了一眼,普通的红薯闷饭,上面还放了些炒青菜。

  “有水吗?”他突然问。

  慕瑶已经提着马桶走到了门口,闻回头看他一眼,见他一脸局促地看着自己的双手。

  也没说什么,出去接了一盆清水过来。

  他仔仔细细洗干净手,这才安静吃起饭来。

  可能因为饿了太久的缘故,他将饭菜都吃得很干净。

  慕瑶拾起碗筷离开时。

  他突然说了一句。

  “谢谢。”

  这些天,他虽然昏迷着,却能感觉到是谁一直在身旁照顾着。

  慕瑶一愣,随即释然。

  “你应该谢谢李氏夫妇,是他们救了你。”

  然后,没等陆景琛回答,打开门走了出去。

  晚上回李家的时候,慕瑶同李氏夫妇商量了一下,想把陆景琛接到李家住,毕竟住在医馆,她一直来回跑不太方便。

  李氏夫妇都是很淳朴的庄稼人,闻纷纷说好,还让玲珑明天跟她一起去接人。

  其实,慕瑶这样做,还有自己的一些小心思。

  陆景琛既然已经醒了过来,腿上的伤只要按照上药,也不会有什么大碍。

  她膝盖上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,她得想办法离开这里了。

  她想小芒果,也不知道小姨他们回到a城后,有没有找到地方住,找不到她人,肯定都要担心死了。

  她很想小芒果,她必须快点回到a城。

  陆景琛可以拜托李家帮忙照顾一下,等他腿上的伤完全好后,他自然能找到办法离开这里。

  那曾想。

  她同玲珑一起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陆景琛从医馆推回李家时,刚要进门。

  李父一见到轮椅上的陆景琛,跟见了鬼似的,一连倒退了好几步。

  然后,突然就破口大骂。

  “陆万雄,陆万雄,你是陆万雄?”说着,顺手操起桌子上的东西就扔了过来。

  边扔边喊:“陆万雄,你给我滚出去,你个丧尽天良的东西。我们李家不欢迎你来,滚出去!”

  s..book5431526495866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带崽离婚后,冷冰冰前夫哭求复婚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