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万雄,陆景琛的爷爷,现在住在国外的疗养院休养。

  慕瑶见过他的照片,与陆景琛确有几分相像,可在这个落后的小山村里怎么会有人知道他的名字的?

  而且,看李父愤怒的模样,分明对陆万雄恨得不浅。

  “怎么了,怎么了?”李母从外面回来,一见这情况,赶紧挡在了几人中间。

  “陆万雄,陆万雄找来了,老婆子,把他们赶出去,快点……”李父用手指着陆景琛,激动得浑身颤抖。

  “他不是陆万雄,老头子,你看错人了。”李母赶紧上去将李父扶进了屋。

  不知道两人在屋里说了些什么,不一会儿,李母走了出来,她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冰冷。

  “你是陆万雄的后代?”她问一旁的陆景琛。

  “他是我爷爷。”陆景琛老实回答。

  “你走吧,就当我救了条狗。”李母看向一旁的慕瑶。“小姑娘,不好意思,我们这里不收留姓陆的人。”

  “到底怎么回事?大婶,你别激动。”慕瑶说着,将轮椅上的陆景琛推到了一旁的桌子前。

  “怎么回事?瑶瑶,陆家没一个好东西,你让他回去问他爷爷去,你也尽量离他们陆家远一些。”经过这一个星期的相处,李母对慕瑶还是很认可的。

  慕瑶虽然也很赞同她这句话,可陆景琛毕竟救过自己的命,且现在还有伤在身。

  “爷爷……陆老爷子现在在国外的疗养院休养,而且,他对他爷爷的事知道的很少,他十几岁才回陆家……”

  “慕瑶?”陆景琛打断她的话,他不喜欢向外人提起自己小时候的事。

  正说着。

  门被打开了,李父一脸愤怒地从里面走了出来,手里还得端着一个盆。

  慕瑶来不及阻止,一盆凉水就这样尽数泼在了陆景琛身上。

  “姓陆的,我们这里不欢迎姓陆的,滚出去,滚出我们的村子。”李父说着,操起一旁的扫帚就准备赶人。

  “大叔,大叔,您别激动。”慕瑶赶紧跑过去阻止。

  整个人全部挡在了陆景琛面前。“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陆景琛他对上一辈的事完全不知情,您别这样。”

  陆景琛虽然清醒过来,可腿上毕竟还带着伤。如果现在离开,哪里经得起长途跋涉。

  “误会?他陆万雄阴险狡诈,坏事做尽,为达目的不择手段,逼我一家走投无路,只得跑进这深山里躲着,是误会?”

  李父说到这里,一把推开慕瑶,就要赶人。

  “爸爸……”玲珑从院外跑了进来,她身后跟着古老爷子与大山。

  “住手。”古老爷子看了一眼院内的场景,怒斥。

  “李刚,你跟你父亲来我们古家村的时候,答应过我们什么?再不问外面的事。现在,你夫妻二人因缘巧合救了这两位年轻人,都是命中的定数,休得放肆。”

  “古老,他是陆万雄的孙子,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,我是瞎了眼才会救他。”

  李父见到古老爷子,脾气收敛了不少,但还是有些愤愤不平。

  “大山,玲珑,带他们进去。”古老爷子吩咐。

  “古老……”李父明显还是不肯,再度拦住了两人的去路。

  s..book5431526506659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带崽离婚后,冷冰冰前夫哭求复婚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