话说方盛收了乔峰为徒后,二人结伴前往府河准备洗净身子,路上方晟通过闲聊知道这方金庸武侠世界被称为武朝,总共有十八座主城组成,每座主城都是绝顶高手担任城主,十八主城之上还有皇城,皇城就相当于武朝的京师,而二人现在所处的汴梁城乃十八主城中排行末尾的存在,所以武道并不昌盛。

  二人一路插科打诨、说说笑笑倒也快活,不久便来到河边脱下身上衣物,跳入水中泡了起来。

  “为师在山中许久,有一点不太明白为何如今天下尚武,却没人愿意传授武艺?”

  方晟一边使劲搓泥,一边不解的问。

  “哎,师父恁是不知道,这功夫并不是一般人能学的,俺也是听人说很多高手都是遇到了千载难逢的机缘偶遇得来,这武功得来如此不易,那些人藏都来不及,咋可能再教给别人?”

  乔峰顺手递给方晟一块粗糙的石头,示意用这个搓下泥快。

  “难道就没有人愿意开宗立派教扬名立万,流芳百世?”

  方晟也不介意,接过石头使劲对着自己的身上搓了起来,接着问道。

  “反正俺没听说,但凡有点功夫的人都去主城做了大官,像有师父这样神通的怎么也得是皇帝老儿身边贴身当差不是,哪能像师父这样心善还教别人?”

  乔峰撇撇嘴,语中对于这些武者好像并不太满意。

  方晟一听去皇帝身边贴身当差,那不就是太监了,顿时感到胯下一凉,不过也对当前世界的武者有了大概的了解,大家都敝帚自珍,缺乏真正的大侠精神!

  方晟想了想前期自己还是低调点好,万一惹了众怒就麻烦了,先苟起来再说,随即使劲拍拍乔峰的头低声说道,

  “以后出去一定要说自己武艺稀松平常,没人教过你,知道不!”

  “俺晓得,这叫深藏不露,说书的都讲过!”

  乔峰摸着脑袋也不气恼,一脸我都懂的样子,见乔峰还算聪明,方晟也不纠结了,从河中站起身来说道,

  “我洗好了,你快点!”

  “好嘞,好嘞。”

  乔峰赶忙应道,手上加快了动作。

  此时方晟光着身子正对着岸边臭气熏天的衣服犯愁,好不容易洗干净,穿还是不穿,不穿就得光着,穿那不是白洗了?正当方晟还在纠结时,突然一声公鸭嗓从远处传来,

  “好大的狗胆,竟在我家河里洗澡!”

  话音未落林子中钻出来一矮两高三个青年顿时朝二人围了上来,方晟眯着眼细细一瞧,只见打头的这矮个生的是贼眉鼠眼,顶着个大酒糟鼻,脚步虚浮,气息萎靡一副被酒色掏空的样子,配着一身青色丝绸缎子到活脱脱像个矮冬瓜,旁边两个高个一身黑衣,指骨粗大,下盘沉稳倒是个练家子,应该是这矮冬瓜的侍卫。

  “说你呢,臭乞丐还有水里的那个,还不赶紧穿上衣服,光天化日偷用我家河水洗澡,快随我前去见官!”

  矮冬瓜见方晟无动于衷,更是张牙舞爪道,道旁的路人一见这闹哄哄的立刻都围了上来,众人一看是这矮冬瓜立马七嘴八舌的说道,

  “这不是陈员外的儿子吗,又跑来敲诈了?”

  “谁说不是呢,仗着有位城主舅舅,这段时间没少坑蒙拐骗。”

  “这下完了,这两个乞丐不死也得掉层皮!”

  方晟一瞧众人这般说,随即眉头一皱,心头便有了打算。

  “别报官,我看这位冬瓜、冬少爷生的是风流倜傥,一表人才,远远走来我就感觉您气质高贵,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,我等也是无意之举,想必用了冬瓜少爷家的河水应该能付钱了事吧。”

  方晟一边慢吞吞的穿衣服,一边招呼乔峰上来,顺便还对三人拱了拱手,嘴里恭维话不断,一听到冬瓜二字,矮冬瓜倒是没啥反应,反倒是对方晟的恭维洋洋得意,旁边两个黑衣侍卫脸上表情复杂,一副想笑却又不敢笑的样子,憋的着实难受。

  “算你小子识相,这汴梁城中大家确实都这么夸我,不过本少爷姓陈,不姓什么冬,既然你们无意,那这样吧交了钱你们就可以滚蛋!”

  陈少爷那副小老鼠眼滴溜溜直转,心想这穷乡棒真是蠢,自己还没说倒是主动提钱,看我不讹死你两。

  “师父,要不咱们跑吧,这陈少爷不好惹的,俺...俺身上就十个大子咧...”

  乔峰一看这副情景急的是抓耳挠腮,心想这新拜的师父怕是山里呆时间久了,不谙世事被这陈少爷给下套了,赶忙对着方晟低声说道。

  方晟见状只是拍了拍乔峰的手,使个眼色告诉他一边去,为师心里有数,乔峰虽然心里焦急,却也不敢违背师命,只得站在一旁干着急。

  “那河水怎么个卖法?”

  方晟回过头对着陈少爷露着一口的小白牙人畜无害的问道。

  “嗯...一瓢水就算十两吧,你两这么壮,嗯...就算十瓢吧,一百两银子。”

  陈少爷摸着酒糟鼻,咧着大嘴,呲着一口大黄牙回答,围观众人一听洗个澡竟然要人家一百两,一个个脸上也是愤怒之色,敢怒却不敢。

  “一百两,倒也不贵...敢问陈少爷家的河水可与其他水有异样?”

  方晟一听一百两,嘴角抽了抽,好家伙按照现代世界换算这可是将近十万块,真敢说,矮冬瓜看我不整死你!

  “唔,没啥异样啊,快别废话了赶紧给钱。”

  陈少爷眯着小眼睛,听闻方晟说一百两不贵,早已经内心狂喜,哪管什么水有啥异样,都是水能有啥异样。

  “陈少,别急嘛,这位老人家,您挑的是何物?”

  方晟对着围观人群中一位白胡子老者拱拱手,指着他肩上挑的的大瓮问道。

  “就是水啊,专门从二郎山上挑的溪水喂牲口喝的。”

  白**者见方晟突然发问,赶忙放下扁担打开大瓮道。

  “能有几瓢?”

  方晟看了看大瓮确实是水又问道。

  “估摸着十来瓢吧。”

  “老丈可否借大瓮之水给小子一用?”

  方晟随即对着白胡子老者拱手鞠躬道。

  “不就是水吗,尽管拿去用,不必行此大礼。”

  老者赶忙指着大瓮,一副尽管取用的样子,众人包括陈少爷见二人这一问一答也是摸不着头脑,不知道这方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  “多谢老人家!”

  说罢,方晟也不客气,右手一用力直接提起大瓮来到河边,拿出水瓢对着陈少爷和众人笑着说道,

  “陈少爷,看好了啊!”

  只见方晟一瓢一瓢的从大瓮里舀出水泼进河里,足足舀了二十瓢才掏干净大瓮,望着空荡荡的大瓮,方晟笑了笑擦了把头上的汗对着陈少爷说道,

  “陈少爷、各位父老乡亲,我们师徒二人,用了陈少爷十瓢水,现在还了他二十瓢,算上用的,陈少爷还差我们二人一百两银子,付钱吧!”

  方晟对着众人郎朗说道,一口小白牙在阳光下微微发光。

  众人这才明白过来咋回事,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一阵叹服声,随即高声喊道,

  “还钱!还钱!还钱!”

  陈少爷见状恼羞成怒的大吼一声,

  “你他娘在耍我?”

  “啊,才发现吗,陈大少你的智力进步了!”

  方晟做出一副吃惊的样子,对着陈少爷赞叹道,不过语之中满是讽刺之味。

  “打,给我往死里打,打死了有我舅舅护着!”

  陈少爷生下来哪里受过这种气,还当着众人被这臭要饭的讥讽,顿时怒上心头,小老鼠眼露出阵阵凶光,对着身旁的两个黑衣男子挥手道。

  “小心了!”

  两个黑衣男见状暗暗对方晟说道,随即双腿一发力朝方晟冲来,左右夹击眼见硕大的拳头就要砸在方晟太阳穴之上,而方晟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仿佛吓傻了一般,众人一见此情景心中无不对方晟感到惋惜,这两个武人虽然境界不高,但是想要弄死一个普通人太简单了,有胆小的甚至闭上了眼不愿见到这血腥的一幕。

  “师父,小心!”

  乔峰见方晟无动于衷,一边赶忙冲向方晟,嘴里一边大喊提醒道。

  “好徒儿,看好了,为师这招叫白鹤亮翅。”

  “这招叫野马分鬃。”

  说那迟,那时快,只见方晟双手微微一抬,瞬间化解了二人的重拳攻势,那动作神韵说不出的飘逸、洒脱。

  接着左右各一掌将二人击退出数米远跌倒在泥地中,模样甚是狼狈,方晟不愿意多造杀戮,只是暂时让他们没了还手之力,倒是没有伤那二人性命。

  众人见此情景原来这小伙子是个武功高手啊,顿时发出一片喝彩,陈少爷听到众人的喝彩脸色涨的通红对着倒地不起的二人怒骂道,

  “两个废物,还不快站起来杀了他,养你们这种蠢猪有什么用...”

  方晟一听这话,顿时气上心头,这陈少爷不但生性贪婪,还如此残暴,动不动就要杀人,甚至连自己的侍卫都视作猪狗一般,今天着实得要好好教训教训他。

  想罢直接挥出一道九阳真气正中陈少爷的嘴巴,至阳至热的九阳真气顿时打的陈少爷满嘴鲜血直流,嘴巴肿的仿佛两根大香肠一般,一口黄牙尽数落尽,痛的吱吱呜呜满地打滚,众人看着陈少爷这副可笑的模样顿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“这次给你个小小的教训,再敢妄打杀,必取你狗命!”

  方晟挥了挥衣袖,示意两个黑衣人带上陈少爷赶紧滚。

  黑衣人见状对着方晟拱了拱手,立马背起已经痛的昏迷不醒的陈少爷灰溜溜的离开。

  s..book5853727084899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开局在金庸武侠世界当祖师爷');;